欢迎访问switch攻略阁!:1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风花雪月煤暗之章DLC阿比斯书库全篇目分析

时间:2020-09-25 14:39:05编辑:


作者:Pure玖瑶

包括的书目如下10本:《英雄的遗产与纹章石》,《世界毁灭传奇》,《芙朵拉昆虫大全》,《颓废的盛宴》,《历法之谜》,《老旧手记残页》,《写给某位贵族的信》,《烧剩的报告书》,《古旧的纸条》,《如何说爱》。

之前有在微/ 博发过初稿,也经过了一些讨论,现在整理过来。整体来说,这次地下书库有意思的部分挺多的,也补充了不少细节,但同时也挖了不少新坑。

《芙朵拉昆虫大全》
【强烈剧透教 会线/金鹿线】

这本书争/议很大,因此我也放在最前面讲。这次我更详细地分析了每一页的情况。

简单来说,这本书讲的是蕾娅限制科技。

先说一下我的整体观点:作为一个享受着科学发展便利的现代人,我对限/制科技的行为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我认为在讨论教/会的此行为时,也不能简单的以“愚昧、专横的信神者阻/碍社/会进步”来评判。

我们先来分析一下各页,基本上来说每页单就内容都能看出不少微妙之处:



虽然是叫这个名字,但其实是货不对板。







石/油不允许开发,原因大体就是会激发战/争。

因为石/油而产生战/争这件事倒是的确。虽然比起使用它对人类产生的好处来说,也不值一提了。

但这页写的“被无法使用魔法之人用于战略用途”这句话其实挺令人困惑:

(1)到底谁是“无法使用魔法之人”?

在整个学院不论平民还是贵族,所有人都能学会魔法,差别只是魔力高低,以及是否有接受教育的可能性,甚至山贼里都有不少魔法师,魔法看起来只要能学,人人都多少能会一点,连地底人都会魔法!而且可以说,目前而言,魔法是没有纹章的人反制有纹章的人的最好手段(物理打不过遗产,魔法来凑),是相对平等的力量。“无法使用魔法之人”是谁?说真的,在主线里根本没有提到过“无法使用魔法之人”和“能使用魔法之人”的冲突问题……提的都是有没有纹章的问题……如果说替换为“没机会学到魔法的人”(贫民),稍微可以理解,那就进入问题(2)。

(2)如果需要限制这些人,为何不限制火药?

火药其实没有被禁止,游戏里是的“火计”就是用火药桶攻击对面……姑且真的要限制无法使用魔法之人的话,我觉着如果要首先要禁止火药才对……

火药能立竿见影地提升攻击力,但石/油可不行!石/油的用途主要就是交通(前置技能点是发动机之类的研发)以及化工(前置技能点是化学研究),没有那些前置条件,根本就是一点用没有的东西。中国宋代的沈括就记录过发现石/油的经历,然而当时没有特别大的用就扔那里了……为何比起火药,更恐惧石/油?

这页仍然给人感觉“微妙地对不上号”。原因后面会继续分析。



历史上,印刷术的发展大体如下:木头的整版印刷—木头的活字印刷—金属的活字印刷。

赛罗司教禁/止的是金属的活字印刷。如果有木头的活字印刷,这个有点不明所以(效率其实没有差很多),我姑且就假设是没有木头的活字印刷。也就是,教会在同意存在“整版印刷”的同时,反对存在“活字印刷”,也就是同意有印刷术的存在,而反对提升印刷术的效率。

但是讲真这又和历史上微妙地相反了。在西方的历史上,金属活字印刷恰恰是教/会最先推崇的,西方那边发明金属活字印刷的古登堡,正是在大量印制《圣经》、赎罪券等,帮助教/会传/教,他的雇主就是主教……的确,如果按照正常人思路(当然蕾娅不是啥正常人,后面再说),应该是把印刷术收归己用、扩大传/教才对……当然,印刷术后来的结果确实是推进了科学传播没错,但需要注意逻辑关系,是“因为有科学思想的存在,所以印刷术才有传播科学的作用”,而不是相反。如果没有科学思想,印刷术传播的,就只会是信仰而已——打个比方,中国的印刷术比西方早,也没见得科学更先进:许多大量印刷的书本,都是佛经之类的。

这里看似合理,大体是医学解/剖是对死者的亵渎、影响教/会权/威等,看起来的确很符合历史上教/会的一些想法,仔细一想则仍然有一点不协调: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魔法”(普遍存在)、“死后灵魂”(苏谛斯的存在以及教会线王子托梦)、“神迹”(苏谛斯的力量),都是真实存在的东西,不是教/会编出来的谎话。

而且白魔法能救治的范围很广泛:从受伤(“圣疗”)到中毒等异常状态(“休息”),甚至还能从敌人那里吸血(“圣吸”)、让人瞬移(“传送”)。说句实话,以我们现在的医学水平来看,真的会动摇“白魔法”的地位吗?难道不会让人觉得能治愈如此复杂人体、不需要任何器具只用念念咒的白魔法更加是神迹?我们可以从原文中看出,这本书的作者本人也对此枢机卿的说法持保留态度,更认可前面那个亵渎死者灵魂的说法(因为灵魂也确实存在),用的是“有一位枢机卿曾强烈主张”这种用词……那位枢机卿为何会强烈主张医学将战胜魔法?或者,那位枢机卿所说的“医学”,不是我们现代医学,而是比现代医学还要高端许多的存在——甚至是能让“白魔法”的奇迹被解析的遥远的未来的医学——?

是的,或许的确如此。刚才的所有“微妙感”,都可以被这句话解释。教/会是知道了一个“遥远、遥远的未来”的预知者,他们做的这些选择,如上分析,不少是对当下的传/教事业不利的(如限制印刷术、天文学),或者短时期看意义不大的(如限制石/油、医学解/剖),给出的理由也不少看起来有点跳脱于当前实际。但从我们一个现代人的角度回过头去看,又是恰恰好限制了科学发展的若干核心要素的(因此也让人乍一看感到恼怒)。

毕竟,如果通了金鹿的话,会从蕾娅那里知道事情的真相:

【游戏里的芙朵拉,很可能是在科技过度发达导致灾难后,重建起来的社会】


大体上过去的历史如下(蕾娅叙述版本):

苏谛斯来到这个世界、赐予了原住民人类以知识和技术,让人类产生了高科技文明——人类却使用高科技彼此间进行无尽的战争,甚至和苏谛斯对战,最终导致世界变为废土(可能是到处扔/核/弹之类),人类基本灭亡,残存的人类一部分成了地底人——苏谛斯重新恢复了芙朵拉的生态(然后因此陷入了永眠,也是蕾娅要复活苏谛斯的开始),新的人类再次诞生——为了避免再次发生灾难(这回可没有神祖相救了),教会采取了如上措施。

当然,这措施也不一定是对的,多少有些因噎废食。但游戏里的教会、做事,和现实历史里的教、会做事的核心原因是挺不一样的。后者一定程度是出于愚昧,但前者并非如此。其实在哲学讨论上,也有一个派系就认为“人类的科学不断进化的结果,会是灭亡人类自身”(比如说打仗成废土啦,或者是AI取代人类啦,或者是人类陷于无尽娱乐而废掉啦;其实轨迹系列我记得也是类似这个设定……)。教/会的人曾经看到过“得到科技”的那个结局,想要避免它再次发生。而且教会也提供了科学的替代品:魔法,比如医学就被白魔法替代。

其实我个人不是很认同“科学的进步会灭亡人类”这种看法,也因此对教会的这种做法持保留态度(开诚布公,让人类再来一次,未必是同样的结局;而且不能否认教会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持自己的权威)。但感觉在分析的时候,也不能将这件事简单化:

——因为某种意义上,教会的人关于此的思想是更“超前”,而不是更“落后”的。他们的想法和做法很难评判:说实在的,连我们自己也不知道,现今人类科学进步的终局、我们持有的人类中心主义的终局到底是什么?如果我们真的有一天会自我毁灭,又是否保持古人的生存状态而长存是更好的解答?

没有人知道答案。

《世界毁灭传奇》


这本《世界毁灭传奇》也很有意思。这本书一看就是地底人的手笔(把地上的称为兽)。这本书和上本书分析时有说明过的蕾娅自述的过去历史略有不同。简单来说在这个版本的故事里,苏谛斯从一个“提供科技但不幸被人类背叛的神”,变成了一个“动物保护主义神”。

按照地底人的陈述,过去历史是这样的:人类产生了文明与科技后,使得许多动物(兽)被害——突然在他们崇拜的一个叫“提尼斯”的“古代神明居住之所”,出现了一个“非神之物”,这事物引发了大洪水,而且地底人认为这东西的目的是“为了被人类坑害的动物复仇”——地底人攻击那事物(用光柱也就是导/弹),但是攻击到世界都变废土了也没把那玩意给打败——于是地底人逃往地底,并想要从那事物所代表的兽族的统治中夺回世界。



大体上这个“人类害了动物结果惹怒兽之神,最终反被兽族(蕾娅等)统治”的故事,就是地底人告诉皇女的故事吧!所以皇女才在红线里一直说要蕾娅将世界归还给人类。

和蕾娅的历史故事的差别如下:
(1)没有提到人类科技的来源:蕾娅说人类科技是苏谛斯赐予的,地底人也崇拜一个“古代神”,但不知道是不是被古代神赐予了科技,古代神是不是苏谛斯也不知道。
(2)人类没有主动进攻苏谛斯,而是被一个“事物”(被认为是兽族的蕾娅等人的头目,听起来可能是苏谛斯)主动进攻。苏谛斯与人类对打的原因从自保变为了“要为动物复仇”。
(3)苏谛斯是“兽”的神,而不是“人”的神。她所做一切的目的是为了让兽族(蕾娅等)统治人类,而不是为了人类好。

和蕾娅的历史故事的相同点如下(相同的部分可基本认为是历史真实):
(1)苏谛斯是外来的神(区别只是到底是何时到来)。
(2)苏谛斯和科技发达的古人类打了一架,结果是世界变废土,随后苏谛斯重启世界(区别只是谁先动手、为啥动手)。

虽然蕾娅自己讲述的历史故事,可信度确实要打个问号。但地底人这个故事也很令人不解,原因如下:

(1)从本篇来看,苏谛斯本性天真善良,不像是会主动对人类大开杀戒的样子。而且她在女主心中所化的也是人形,看不出她只是兽的神,或对动物有特殊感情一类。从她五年后唤醒主角的台词来看,对人类的生命是比较在意的。
(2)教会虽然隐瞒了不少真相,但从没有任何动物保护主义倾向,鸟魔兽—随便杀,鱼—随便钓,猫猫狗狗—到处流浪。也并没有以龙族自居而看不起人类的感觉。
(3)如果是为了动物复仇,为什么要在几乎全灭人类之后,又任由人类重新崛起、形成国家、统治芙朵拉?干脆让芙朵拉没有人类这个物种生活在地面上不就好了?
(4)如果为了兽族统治人类,芙朵拉之外的地区为何不管?之前灭世应该是全部地区都灭了吧?

不过,虽然这个故事有点奇奇怪怪的,但是它奇怪的部分主要是“龙族的动机(为动物复仇)”上,但是如果抛开动机(动机可能是地底人附会的,没猜对),只看事件,还是有参考价值。

是否存在着“当年人类发展科技过度,毁坏自然,导致苏谛斯主动出手重置世界”的可能性呢?似乎也是存在的……这样的话,苏谛斯的存在可真是挺可怕的,有点世界之理的意味了。

是否存在着“其实人类本来有神,苏谛斯跑过来抢占神位,重置世界”的可能性呢?似乎也是存在的……看起来这解释不通为什么苏谛斯还要保留人类的存在,但如果现在芙朵拉上的“人类”不是“古代人类”而是另一个苏谛斯创造的新物种呢?因为我记得青狮线,地底人也管地面上的人类叫做“兽”。

不过讲真,因为没有更多信息,也完全得不到目前故事里其他线索的旁证,我暂且还是认同蕾娅在正传里陈述的那个真相,地底人这边就当他们也不了解全部历史或者存在一定的抹黑。但这个书的最大价值其实是告诉我们:地底人到底告诉了皇女什么。……还有,苏谛斯可能擅长用水魔法(笑)。

【经过@vent_vert 提示,苏谛斯在埃及神话中就是带来洪水的,原因是天狼星升起与埃及洪水季节刚好吻合。因此这里的“大洪水”也有参考这个传说的成分。】

《烧剩的报告书》



这玩意记载了不少疑似地底人干的事情(背的锅又增多了……)。

1、王国从帝国分/裂,疑似是地底人从中作梗,包括提供军师(潘恩)和“类似遗产”的武器(估计就类似于金鹿最后一战里,被复活的十杰手上拿的那种“遗产”吧)。



疑问:(1)地底人能仿制遗产了怎么还这么多年都打不过教/会?薛定谔的战斗力。(2)皇女宣战时,不是说是教会分/裂帝国吗?所以到底谁是黑手?(3)如果卢古曾经是地底人想要扶持的傀儡(和主线皇女的情况差不多的感觉),那为何卢古没有对教会举兵?甚至最后还是教会承认了法嘉斯、法嘉斯也笃信教会?是因为地底人觉得时机不成熟?还是因为卢古最后不知怎的没有被地底人彻底控制?这是否导致地底人后来对皇女一家下手更狠、让她孤立,使得她为了力量必须和地底人合作呢?


2、同盟从王国分/裂,也疑似是地底人从中作梗,他们暗杀了当时的法嘉斯国王并伪造了遗嘱,让三个王子三分法嘉斯的领土。目的据说是为了削弱法嘉斯。



疑问:(1)同上,皇女不是说教会分/裂王国吗?真相到底是哪样……(2)为何地底人要削弱法嘉斯?是因为觉得世界不够乱,不适合他们施展?或者是对卢古不听话的报复?


3、制造了达斯卡悲剧,以及疑似在悲剧后煽动西方教/会、罗纳德之子等人,让他们怀疑是教/会搞出的达斯卡悲剧,从而与教会敌对。



所以罗纳德的悲剧的锅也被地底人给抢过去了。这个整体比较好理解,但是我略有疑惑的是,地底人怎么说服其他人相信是教/会要暗/杀蓝贝尔?难道是骗他们说,因为蓝贝尔要改/革法嘉斯,所以触动了教/会的权威,导致教/会下手?


4、地底人疑似暗/杀里刚家族的人,从而挑拨库罗德家和洛廉兹家的关系,让同盟摇摇欲坠。

之前很多人怀疑过这点是不是地底人弄的,现在算是有了半个实锤吧。所以同盟的动乱也是地底人的锅……

简单来说,地底人的行动纲领就是地上越乱越好,大家最好打成一锅粥,方便他们寻找傀儡,实施对教/会的复仇,大概这个逻辑吧……?

这部分的真假,我倾向于是真相偏多,毕竟3和4可以基本确定是真,和主线里的很多地方是能对上的。1和2不好说,但其中的行事风格(找人类傀儡引发战争、暗/杀法嘉斯国王)和地底人在主线中的所作所为也很类似……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