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switch攻略阁!:1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动物森友会鸡居民名字的由来,姓名梗浅挖

时间:2020-09-25 17:42:59编辑:


作者:佛罗伦娜、特兰奇亚_虫子、Salehis战锤修行中

各位久等啦,这期我们一次性带来了所有鸡村民的姓名考据~托各位的福,耗时两周的考据终于能让一类村民在通篇文章里集体出镜——

下周要出差所以看在慢慢查资料的份上可能又要变成两周更新的频率,烦请各位耐心等候啦_(:з'∠)_闲话不多说,我们开始吧!

黄金鸡 Egbert しもやけ

黄金鸡

愁容满面黄金鸡

黄金鸡的名字在各个版本中都不尽相同,中文的黄金鸡容易让人联想到一股食物的香气,英语的Egbert隐喻了鸡蛋,其本意来自古英语“辉煌的剑”,曾是圣人和君主的用名。照名字来猜测的话,他怎么都应该是个家中金碧辉煌的傲慢鸡,可其日语原版名却是个让人疼痛的单词,しもやけ(shimoyake),冻疮。这就解释了他的家中为什么一副芬兰桑拿小屋的样子,甚至还放着不止一个蒸桑拿的器具——他怕冷呀。黄金鸡出场时的衣物也体现了这一点,老式毛衣虽然花纹不那么帅气,但绝对保暖,足够让黄金鸡不再为寒冷发愁。

在动森手游版里,黄金鸡的个人描述十分有趣:“一直在熬夜的样子,为眼下的印记烦恼。难道说他恍惚的样子并不是性格所致,是没睡够吗?(つい夜更かしをしてしまうらしく、目の下のマクが消えないのが悩みの種 もしかして ぼんやりしてるのは 性格じゃなくて寝不足だから?)”。配上他的座右铭“为识所困(多くを知る人は多くを苦しむ,直译是知道得多的人苦恼也多)”,他的黑眼圈恐怕是生生愁出来的也有可能。所以中文版里,他的座右铭被翻译成了无知者无畏,有种苦中作乐、自我开解的感觉。英语版的黄金鸡脱离了烦恼,认为“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You gotta break a few eggs to make an omelet.)”,直译是“如果你想做欧姆蛋(一种蛋料理)的话你得打破很多蛋”。这句话有很多变种,但基本都指向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励志思路。

黄金鸡家里曾经的装饰非常震撼人心(Newleaf)

黄金鸡家里曾经的装饰非常震撼人心(Newleaf)

话又说回来,黄金鸡到底在愁什么呢?他在历代前作中的家装基本都和航天与宇宙相关,他的梦想也是成为宇航员,难道在担心自己探索宇宙的时候冻伤吗?可巧黄金鸡的生日是10月14日,与香农·路西德(Shannon Lucid)同一天,这位世界上飞行时间最长的女宇航员的爱好是徒步旅行阅读和露营,不知道黄金鸡在外野营的时候,是不是一举一动都在向这位同天生日的成功宇航员致敬呢。

金阁 Knoxキンカク

家中藏棺傲金阁

家中藏棺傲金阁

金阁的资料我们在最早做老鹰村民的时候就因为银阁的存在提了一嘴,现在再拿出来放在这里能对比出行文的巨大区别了(笑)

金阁的英文名Knox取自诺克斯堡(Fort Knox),是美国陆军的一处基地,储有美国陆军征兵司令部、美国陆军预备军官训练团、乔治·巴顿将军纪念馆和美国国库等各机构的黄金。和他金碧辉煌的家一样,是名副其实的“金阁”。这恐怕也是他在前几作中,家里一副中世纪堡垒样子的原因。到了本作,恐怕诺克斯堡内部也有翻新,金阁的家比起从前显得更侧重于黄金保险了。

中文语境中,最负盛名的“金阁”恐怕非京都的金阁寺莫属,这是一座由室町幕府将军足利义满的北山山庄改建的寺院,虽然原建筑于1950年被僧人焚毁,重修后的金阁寺依旧以它的高颜值赚足了游客的眼球。

雪中金阁寺是游人可遇不可求的佳景

雪中金阁寺是游人可遇不可求的佳景

很多人可能难以理解,为什么在金银铜排行里,明明更高一层的“金”阁是一只鸡,现实中实力更强的老鹰却是“银”阁,其实除了金阁寺的金阁发音可以用来直译以外,金阁的日文名キンカク(kinnkaku)也可以看做从鸡(チキン)与鸡尾酒(カクテル)中提取了各自的发音,单词中鸡浓度太高也难怪呈现出来是这样的角色了。

金阁的座右铭是尽人事听天命(人事をつくして 天命を待つ)很难说是不是在暗指足利义满潮起潮涌的人生。倒是比起日语气若游丝般的暗指,英语版的座右铭显得更像一位将军的发言:雄鸡的鸡窝就是他的堡垒(A man's coop is his castle.),原句出自“A man's home is his castle.”即一个人的家就是他的城堡,相比我们常说的家是避风的港湾,欧美人似乎觉得在厚重石壁的掩护下更值得心安。

既然说到银阁的时候提起过金阁,这里也附上日本网页整理出的他和银阁的区别:

不同点

·金与银

·鸡与鹰

·“俺(オレ,ore)”与“俺等(オイラ,oira)”

·甜食党与微糖派



相同点

·鸟类

·射手座

·讨厌疯狂的东西

·家中长子

·愿望是公务员(这俩人的确挺合适的)



凯西 Broffinaカサンドラ

笑到最后的凯西


笑到最后的凯西

外观上凯西的翼羽、尾羽、脚部皆呈黑(青)色,所以她的原型可能是青脚麻鸡。她的口头禅是不折不扣的鸡叫“咯咯”,翻译自日文的“ケッコー(ke ko-)”,这个词来源于日语中鸡叫的拟声词コケコッコ(kokeko ko)。

凯西的名字十分让人头疼,因为各语言版本中没有一个是可以互相音译的,唯一可以挂钩的是中文名凯西勉强可以算作日语カサンドラ(kasanndora)前半部分的音译。日语版的カサンドラ一词覆盖面过于广泛,配合她“九死一生”的座右铭,从特洛伊的公主到北斗神拳的鬼哭街,有着カサンドラ的地方多多少少都能和九死一生沾一些干系,但联系也都并不明显。亦有“卡桑德拉效应”一词,专指预测坏消息或警告的人被忽视或完全被驳回的现象,一开始我们猜测或许这座右铭是凯西在告诫自己,忽视前人警告的后果有多严重,但始终找不到这句话和鸡的联系。直到我在微博上抱怨找不到原型,Eugen_und_Bauz先生找到我,提到了我们之前完全未知的领域——英语国家有一个经典寓言叫“Chicken Little”,讲述了有一只杞人忧天的鸡被坚果砸了一下就以为天要塌下来,并将这个推测接连告诉很多鸟类同胞的故事。加上Chicken在英语中本身就有胆小鬼的意思,座右铭的九死一生恐怕就是在揶揄那些不相信卡珊德拉效应的人,不知道大难临头,还反过来欺负鸡是胆小鬼吧。



现在如果搜chickenlittle出来的第一个一般是被译作四眼天鸡的动画,也是以杞人忧天的故事开场的

至于英语名Broffina,搜索这个词的结果出来只有凯西的照片,没有任何一个别的指向。倒是英语wiki里有提到她身穿的西班牙系衣服和黑脚脚是在致敬红风衣黑靴的神偷卡门……非常敬佩他们的思路了。

现在再反过来看凯西的日语名,让我们不禁猜测日本的动森制作组里是不是有欧美裔人士存在,因为这个明明出身于日版却取自英语文化的梗,埋得实在是太深了……



肯肯 Goose ケンタ

昂首挺胸香肯肯

昂首挺胸香肯肯

相信肯肯一出场的时候就收获了不少人的调侃,毕竟他那和肯德基沾边的名字,看起来就很美味(?)的配色,无不在指向一个残忍的事实——肯肯的原型就是肯德基的御用材料白羽鸡。这种鸡是美国人从白洛克鸡里选育而来的品种,因其出栏快,饲料与肉的产出比奇高,如今已是全球第一大的禽肉源。至于肯肯的日语名ケンタ(kennta)则直接是日语肯德基ケンタッキー(kenntakkii)的前半部分。加上肯肯出厂时所穿的热带服装十分适合肯德基的老家美国肯塔基州的气候,可以说他是原型毫无争议的一位角色了。

有意思的是,在日文原版几近明示的情况下,英语版仍然负隅顽抗地将肯肯的名字翻译成了“鹅”(Goose),并且振振有词地将“鸡?你特么说谁是鸡呢!(Who ya callin' chicken, chicken?!)”挂在嘴边。看这个把you写成ya的架势就明白,其实英文版的人心里是有数的,不然为什么给一只“鹅”拟了(肯塔基州所在的)南方的口音呢?他的英文座右铭最终还是暴露了他仅仅是名叫“古斯”的鸡的身份,因为鸡以鸣分(Birds of a feather crow together)这句话源于Birds of a feather flock together,按照字面意思是鸟靠同种羽毛聚在一起,衍生为物以类聚。而英语版的翻译者们用鸡鸣(crow)替换了聚集,并且把buh-kay这种富含鸡叫的口头禅给了肯肯,既然大家都会打鸣,那就鸡以鸣分吧,甭管你名字叫啥啦。

肯肯生活照

肯肯生活照[x

回归日文版去看肯肯的座右铭,会发现他不折不扣地履行了一只雄鸡该有的全部职责,白羽鸡的最大“用处”我们就不谈了……雄鸡打鸣在儿童教育中基本是和春天会开花冬天会下雪一样简单分类的常识,肯肯也承担了对应的责任,告诫自己早起而把座右铭设定为“早起当值3铃钱(早起きは3ベルの得)”,中文版可能将“得”按照日语中“お得”来理解,省到就是赚到,最终翻译成无利不起早。实际上这句话原句在日语谚语中可以找到:“早起きは三文の得”,这个三文的“得”究竟赚多少呢?我们取江户时代物价相对而言较为稳定的中后期来算,一文相当于今日20-25日元,三文就差不多是60-75日元,差不多是可以在粗点心店买六七根辣条的购买力,运气好能换一瓶打过折的矿泉水。如果是幕末时期这三文则更不值钱,可见三文本身实际并不代表什么有得赚的东西。就连游戏中的3铃钱恐怕对玩家来说也是很无趣的收入,但勿以善小而不为,早起当值三文钱,早起三朝当一工,对于勤劳肯干的人来说,早起总归是件值得推崇的好事。



帕塔雅 Pluckyパタヤ

保护沙滩帕塔雅

保护沙滩帕塔雅

帕塔雅的名字读起来有一种清脆的“口感”,这是因为她的名字出自发音生脆的泰语,泰国的度假胜地芭提雅。日语中芭提雅读作パッタヤー(pa taya-),帕塔雅的日语名パタヤ(pataya)乃去掉芭提雅读音中的“节奏”而来。芭提雅有着东方夏威夷的美称,椰林海风,阳光沙滩,惬意的游人夹着冲浪板踏入海中,所有围绕热带与度假的元素都是这座靓丽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帕塔雅家中装修的参考。

或许因为她太爱脚下的这片沙滩,她的座右铭才和环保搭上了关系:“立つ鳥跡を濁さず”,所谓不要弄混鸟站立留下的痕迹,是帕塔雅在告诫离开的人,要干净地处理掉自己留下的痕迹,不要改变当地的生态。中文将这句话优雅地翻作雁过无痕,同样是希望保持沙滩的整洁。

说到芭提雅,最有名的就是“东方夏威夷”的透明海水吧


说到芭提雅,最有名的就是“东方夏威夷”的透明海水吧

到了英语语境,帕塔雅的生活气氛就没有这么松快了,她的英语名Plucky除了勇气以外,还有处理鸡肉时拔毛动作的含义。跑得过初一跑不过十五,绕开肯肯不愿意去承认他有食材的背景,却还是把残忍的一面留了下来。不过英语版也在极力避免人们进行进一步的糟糕联想,帕塔雅在自我介绍里写着“没有什么比躺在热带海滩上,喝着椰子更有勇气的了。只是别叫它‘烤’,好吗?(There's nothing Plucky loves more than lying out on a tropical beach and sipping on a coconut. Just don't call it ‘roasting,’ OK?)”看来就算是在海岛长大的心胸开阔鸡,也会因为不合适的“玩笑”而动怒。



沛希 Benedict ぺしみち



三号球配色沛希

这是一位很罕见的日语查不出相关信息的村民,无论用什么姿势搜索,沛希的日语名ぺしみち只有他自己一人的痕迹。唯一能说道两句的八卦资料是,他长着火鸡的尾巴,穿着台球中二号球造型的衣服,却长了一张三号球配色的脸,不知道如果把台球桌送给他,他会觉得你嘲笑他而生气还是觉得有归属感很开心呢……部分日本玩家认为他的名字发音十分秀逸。

沛希的英文名Benedict出自和他种族息息相关的蛋料理的名字,中文一般译为班尼迪克蛋,这是一道发源于美国的早餐/早午餐菜肴,传统做法是用烘烤过的英式松饼做基底,叠上煎培根、水煮蛋与荷兰酱,吃时切开半熟的水煮蛋让稀蛋黄与荷兰酱混合着覆满松饼。由于对蛋黄的稀度与水煮蛋的外形要求较高,班尼迪克蛋属于有一定制作难度的菜。

我知道一个介绍鸡村民的文里出现食物挺迫害的……但架不住班尼迪克蛋是西餐里鲜有的美味早餐

动森的“班尼迪克”倒不像菜那么难搞定,沛希毕竟是一个很随和的村民。作为家中四个孩子里的老幺,他的梦想是诗人,成为诗人并不意味着他每日醉生梦死(好吧,醉生梦死有那么一点点,毕竟他有些懒惰),想法不切实际。相反的,沛希非常地务实,他能预先想好一件事的发展方向,甚至谨慎到了抱有一定悲观色彩的程度。无论中文日文还是英文,他的座右铭都印证了这一点:“不要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Don't put all your eggs in one basket)”和“杯弓蛇影(盃中の蛇影)”,这几句谚语虽然说的不是一件事,但潜在含义中都藏着一丝不安,这种居安思危的行为颇有些哲学家的味道。撇开有不少哲学家都姓Benedict(顺带一提,写那本著名的《菊与刀》的人类学家也是这个姓氏),或许他懒惰并不是我们眼中所见的贪吃贪玩,而是他看透了事情的本质而不愿面对现实呢。



陶米咕 Avaドミグラ



厨师生活陶米咕

又到了迫害可食用村民时间,陶米咕的日语原名是ドミグラ(domigura),中文取了读音翻作陶米咕,这实际上出自一种法餐里常用的一种酱汁,demi-glace。这种深褐色的酱汁在西餐中属于基本酱汁之一,带有高汤浓缩后的风味,常于经典法餐中使用,由于现代日本对西餐的接受度很高并开发出了很多当地人适口的西洋风日料,这种酱汁在日本也被广泛使用。或许因为名字就是美味酱汁,陶米咕在前作Newleaf以及房车版本中的家装都是专业厨房的样子,甚至细思恐极地拥有烤火鸡的家具…… 只要我先开始做菜就不会有人把我做成菜 。又,鸟山明在龙珠里塑造的大部分人物都是食物作名,ドミグラ也被用在了里面(超宇宙)。



demi-glace在改良过的日式西餐“洋食”里也十分常见,图为日式西餐“汉堡肉饼”

陶米咕的英文名Ava可能出自于英语中“卵清蛋白”的ova一词,或许还并入了表示“鸟类”的avian。英语维基中提及她的原型可能是伊莎褐蛋鸡,但实际上并不太能从这种鸡的脸上找到陶米咕显著的白脸——我们翻了至少70种鸡的照片都没有找到这样的脸型。

当然啦,即便陶米咕总与烹饪挂钩,她还是尽职尽责地以鸡的身份在工作,她在各国语言版本里的座右铭都是和早睡早起相关,不论是德语中提到爱晚睡习惯的“我是早起的鸟也是夜猫子(Ich bin ein Frühaufsteher. Und eine Nachteule.)”,还是中英日版的早睡早起不得病(Early to bed, early to rise/早寝早起き、病知らず),虽然还用不着一只母鸡去打鸣,但勤劳的鸡妈妈形象总是跑不掉的。



乌骨鸡 kenクロベエ

入乡随俗乌骨鸡

入乡随俗乌骨鸡

乌骨鸡和现实中的乌骨鸡族群形象相去甚远,真正意义上的乌骨鸡因其桑冠绿耳白毛黑骨的造型,会被冠以“白凤”的称呼。唯独有一个叫黑凤的品种比较贴近村民乌骨鸡的模型,这和《中华一番》里的被村民畏惧的“乌骨鸡”属于同一种原型。乌骨鸡这个名字应该是出自翻译组灵机一动,因为日语名クロベエ(kurobee)如果直译是有现成的汉字词的——黑兵卫。

和日本那些时代剧里常见的XX卫门一样,兵卫一词也并非名字中的后缀,而是一种职业的名称。简单地说,这种职位类似于卫兵,自平安时代起就护卫着天皇与贵人的安全。兵卫通常由兵卫府从下位(通常是六位以下八位以上)官员的嫡子中选拔人材并管辖,是兵卫府内督、佐、尉、志、番长与兵卫等分级中最基础的组成部分。一般在某兵卫立功以后,就像我国的赐姓一样,上级会把“兵卫”作为名字赋予这个人,将他与普通的民众从阶级层面区分开来。随着西洋文化乘着黑船并着战乱轰开了江户的大门,这个职位也逐渐被现代社会的护卫所取代,以它为“名”的人也从那时起停止了增长,是个非常具有年代感的“名字”。

可能是现代日本最流行的X兵卫了[笑

乌骨鸡的英语名Ken是一个非常常见的英语名,这个来源于凯尔特语的词汇包含了长辈对婴儿“头脑灵活、学识渊博”的祝愿。用Ken做乌骨鸡的姓名一说是看中了他一身忍者的造型,以日语剑的发音けん为这只忍者鸡冠了姓名,这也能说通,毕竟在海的那头,痴迷忍者文化的人不在少数。加上乌骨鸡的家里一派和式装修多年未变,在Newleaf版中还在家里装饰了靠旗(他的家纹就是并排的三个圈儿吗),倒是看上去有些武将的架势了。



咏旋 Beckyアリア

埋头苦练的咏旋

埋头苦练的咏旋

第一次看到咏旋,她的服饰往往会让人眼前一亮,她的日语名很快就为这身独特的造型做出了合理的解释——アリア(aria),即德语/意大利语中的咏叹调。这个词在意大利语中原意为空气,后逐渐发展为任何抒情的音乐旋律,如今咏叹调则多指管弦乐队伴奏的独唱曲。咏旋的家具也体现了与咏叹调之间难以割舍的设计元素,三角钢琴被放在华丽房间的正中央,四周装饰的大小提琴与竖琴更是花腔咏叹调常用的伴奏乐器,更别提歌剧萨福(Sapho)有专门的一幕歌颂“啊,我不朽的竖琴”、音乐之父巴赫也以小提琴为基底,创作了流芳百世的《G弦上的咏叹调》,咏叹调和它的伴奏乐器几乎是无可分割的存在。她的英语名Becky则与啄的动作peck押韵,同时也这个词听起来也与 buck或者bawk相近,英语中人们会将鸡的叫声归在这一类里。

百鬼夜行之送行拍子木,是以本所(今东京都墨田区)为舞台的怪谈本所七大不可思议之一。

百鬼夜行之送行拍子木,是以本所(今东京都墨田区)为舞台的怪谈本所七大不可思议之一。

咏旋的造型可能会因为眼神有些不那么讨喜,这也不能怪她,但原因就有些说来话长了。她的座右铭是“中看不中用”,日文写作“白豆腐做的梆子(白豆腐の拍子木)”,拍子木是用来打更的,豆腐做的敲木那是真的中看不中用。我们第一次看到这个介绍的时候都楞住了,前面铺垫的时候尽全力在修饰她的文化背景,为什么突然就不中用了?也没有人给过咏叹调这个评价呀?直到Salehis突然问了一句,咏旋是公鸡还是母鸡,这个问题才突然有了出路。如果说公鸡的打鸣是高昂婉转的咏叹调,那么模型差不多的母鸡只能咕咕哒的发声就的确有些……这时再看咏旋曾经版本中期待的家装是古典音乐学院,她对将来的梦是歌手,就能理解她的表情了,那不是对事物生厌的表情,而是严肃生活中,严厉地要求自身的习惯所致。

另外,日语中“中看不中用”最常用的表达主要是“独活の大木”,指常被入药的植物独活生长的茎虽然比很多树木都粗,有时甚至还能长到两米那么高,但过于柔软,并不能堪大用。白豆腐的拍子木相对来说有些生僻,不过具体表达的还是一个意思。


我们真切地欢迎各位比我们更了解相关设计和文化的人斧正错误;或是抛砖引玉,让更了解相关文化的人能参与到“从这说起”的分享活动中。

转发请标明三位联合作者id,佛罗伦娜、特兰奇亚_虫子、Salehis战锤修行中

特别感谢Eugen_und_Bauz君的提示,如果不是他告诉我鸡的寓言凯西的故事可能就要空着了!